云南民族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查看: 848|回复: 0

[其它] 92.绕远路的七夕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27 09:2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2.绕远路的七夕节
“今天又是茶会吗?”在去和式会客厅的路上,渡边彻问九条美姬。百度-搜索爱好-中-文-网明明是屋外走廊,此时染红了天空的太阳可以直接照射到的位置,却没有一点热气。渡边彻真怀疑是不是角落里藏了冷气。有钱人家的设计真是无法想象。“母亲对传统节日很看重,或者说喜欢招人来聚会。”九条美姬眼睛直视前方,走路娴静却又一股不可阻挡的强势。很像历史剧开头,众人簇拥下登场的将军夫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女反派。“挺好啊。”渡边彻十分赞同,“我就最讨厌情人节、万圣节还有圣诞节,通通是资本家骗钱的工具。”九条美姬瞅了他一眼:“我也是资本家。”“不,美姬你是贵族。”渡边彻宁愿和封建主义混,也坚决不和资本家产生联系。“油嘴滑舌。”九条美姬轻轻拧了下渡边彻的腰。来到大到不知道该坐哪的正厅,九条母亲正和几位太太一起,打量客厅正中央的一盆长着茂密翠绿叶子的竹子。清野凛的母亲也在其中。九条美姬和她说了邀请清野凛的事。“那孩子还一如既往的任性。”清野母亲无奈地训斥了一句,也没多说什么。九条母亲注意到九条美姬不雅观的腰带:“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渡边手法不好。”九条美姬笑着把错推给正盯着竹子猛瞧的渡边彻。渡边彻:“......”清野母亲少女一样呵呵笑起来,带着些八卦的对九条母亲说:“美姬这是已经确定未来丈夫的人选了吧。”九条母亲松开手里长长的竹叶,竹枝弹了回去,心情不错地笑着说:“她的事我也不清楚。”周围一圈大人,全部取笑着看向九条美姬。“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了。”九早期牛皮癣的症状是什么条美姬没有一头上长牛皮癣怎么办点不好意思。她这样一说,阔太太们立马来了兴趣。开始讨论什么时候结婚,在哪结婚,结婚后什么时候生孩子。渡边彻在一旁心不在焉地数着竹子的节数。经历过亲密接触,他承认自己对九条美姬的身体有想法——从这点来看,男人真的是无可救药的笨蛋——但他意志坚定,绝不会因为美色和财富而忘记仇恨。而且以九条美姬的性格,大概率是把他当玩具了。之所以把他带回家,估计也是把他当挡箭牌,不让长辈用婚事烦她之类的理由。两人结婚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到了必须结婚的年龄,渡边彻为了不引起九条美姬的警惕,没有毫无顾忌地快速强大到可以反抗的程度,而九条美姬又没玩腻他,两人才有结婚的可能。‘不过我到底要怎么努力,才能在系统不给力的情况下,在短短几年内可以强大到反抗数百年积累的九条家呢?’‘快来个人告诉我吧!真的很急呀!’另外,竹子的节数分别是12、9、7,还有一根居然有二十五节,是佛竹吗?这样要是甘蔗,绝对是卖不出了。“......莲?你觉得呢?”九条美姬笑着问走神的渡边彻。“啊,挺好啊,今年的姓名调查,男性里排第一。”莲,全名九条莲,渡边彻和九条美姬未出生的第一个孩子的名字。就这么点时间,这些女人已经把婚礼的一切想好,开始给孩子取名字了。百度*搜-索爱-好-中-文网“排第一吗?那太廉价了。”九条母亲沉吟,非常认真的思考起来。“神葉呢?”清野母亲建议道。“我看叫胜嗣好了。”九条美姬说。九条母亲抬起头:“是取自九条赖胜和九条赖嗣两位祖先?”“是。”九条美姬点头。“很霸气,不错不错。”九条母亲似乎很满意。‘美姬’这么霸气的名字,绝对是她取得了。“那第二个孩子叫神葉吧!”清野母亲不甘心地再次提议。看来她是相当中意‘神葉’这个名字啊。顺带一提,九条赖胜、九条赖嗣,是镰仓幕府时期的两位将军。天色渐黑,陆陆续续来了不少穿华丽和服的太太。渡边彻调整有点发麻的双膝,咽下滚到贵阳牛皮癣医院哪家好嘴边的第四个哈欠时,余光看到清野凛走了进来。她提前结束吹奏部的活动后,应该回去洗澡换了衣服,此时穿着一身水蓝色和服,上面绣着雪白的大燕。如0.5毫米铅粉一样黑亮的长发,在后脑勺上高高的挽起,用镶嵌有宝石的发簪固定住。渡边彻盯着她被腰带勒得细细的腰肢看。清野凛隐晦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恭敬地去给各位太太们打招呼。唉,其实他是在看她的腰带缠得怎么样,绝对没有其他意思。七夕聚会很无聊,不对,应该是太太们的七夕聚会很无聊,吃着应节、消暑的食物,写和歌,聊茶道、花道、香道。渡边彻头都大了。九条美姬这个女人很可怕,不管是和歌,还是茶道、花道、香道,都能和太太们侃侃而谈。他把目光转向同样很无聊的清野凛身上。从刚才的对话中,她应该对和歌、茶道等有所了解,不过因为性子冷,好像不太遭太太们喜欢渡边彻猜测,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她能看穿别人是不是在撒谎,同时她自己也不会撒谎。和谐的氛围不需要这样的人。比如说,万一在座的某位太太其实对和歌半通不通,被她当面点出来,岂不是很尴尬?注意到渡边彻的视线,清野凛的目光从碟子里的糕点上离开。“渡边同学,麻烦你好歹掩饰一下你猥琐下流的视线。”她低声警告道。“猥琐下流?真是不好意思,我现在可是贤者时间。”“贤者什么时候这么廉价了?算了。那么,贤者先生,你打算盯着我身体看到什么时候?”渡边彻意味深长地瞅了瞅清野凛。好孩子,不像某位痴汉学姐,还有腿法生疏的九条女王。“不是看你的身体,我在看命运。”“谎言。”“命运告用偏方来治疗孩子牛皮癣如何诉我,清野同学你未来的第一个孩子叫‘神葉’。”渡边彻信誓旦旦地说道。清野凛对渡边彻总是喜欢撒一秒就能识破的谎言感到无奈。“先不说我会不会有孩子,就算有,我也不会给他取‘神葉’这种像假面骑士555一样莫名其妙的名字。”“凛。”“母亲?”清野凛疑惑地看着母亲严厉的目光。渡边彻笑出来了声。九条美姬目光扫了过来,渡边彻刹那间收起笑意,若无其事地端起茶喝了一口。嗯,又烫又热。‘哪里有天才,我只是吃一堑长一智并且学以致用而已。’渡边彻轻轻地吹了一口,茶水泛起漂亮的波纹。聚会进行到一半,九条母亲提议,让大家用短笺写下自己的七夕愿望,然后把短笺挂在那几棵竹子上。“该许什么愿望好呢?”“不再衰老怎么样?”“越来越年轻?”“我希望孩子能早点替他父亲分担工作,还想抱上孙子。”“希望接下来的每一年,都能像今年这样平安无事。”太太们聊天,三位少年少女也在商量。“清野小姐,许愿自己继续保持年级第一怎么样?”九条美姬好心地建议道。“不错呢,那九条小姐许愿自己考到第一?”清野凛笑着回应。两人对峙的目光带着闪电。“渡边同学,你要不要也许愿考到第一呢?”清野凛对于刚才的事怀恨在心,语气不善地蔓延战火。“这种事,靠自己就可以了。”“啊啦,包括入学开始在内,连续五次第三的你,居然能说出这种话,真让人佩服你的勇气。”爱说实话的清野凛不客气地嘲讽道。“你的意思是能轻松超过我啰?”九条美姬笑容十分危险。‘为什么你们两个对我的时候,就会统一战线?不是太奇怪了吗?’“话说回来,”他开始转移注意力,“牛郎织女自己都只能每年见对方一次,真的有本事实现人类的愿望吗?”“对方是神灵,就算本身很窘迫,恩赐人类还是能轻松办到。就像我,就算不怎么学习,依然可以超过渡边同学呢。”清野凛手抵着下巴,一边想许什么愿,一边随口回应。“......后面那句话是多余的。”渡边彻熟练地吐槽道。“你们两个,关系是不是太好了?”九条美姬眼神带着杀气。“怎么说呢。”清野凛提笔在短笺上写字,“算不上好,也不算坏,只能说普通吧。”因为清野凛从来不说谎,所以九条美姬除了眯着打量渡边彻一会,就没追究这件事。渡边彻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隐隐有些不是滋味。前段时间帮你的时候,还说人家是朋友吗?现在就关系普通了?虽然从没有奢求什么,但对于从不撒谎的特别存在,渡边彻打心里还是希望和对方成为朋友。只能怪他擅自产生期待,对清野凛强加了自己的看法,最后落得失望也是活该。难过啊难过,你的名字叫自作多情。渡边彻望着和室正中央枝繁叶茂的竹子。明明在室内,不知哪来的风——也许是冷气,吹得叶子沙沙作响,很有夏天的清凉感。反正愿望又不会真的会实现。不知隐私权为何物的九条美姬,直接拿走渡边彻短笺。看到上面用仿佛练字本上的楷书写的愿望,她发出还算满意的“嗯——”的声音。“你写的什么?”渡边彻问她。“替我挂上去。”九条美姬把自己的短笺,连着渡边彻的一起递给他。“大小姐!写这种愿望真的合适吗?!”“害羞了?还是,”九条美姬凑近,假装说悄悄话,轻轻咬了渡边彻的耳垂一口,“想起刚才贵阳哪个医院治牛皮癣好啊的事情了?”她白色布袜里的脚指头动了动。“......”“哈哈哈,放心吧!能看到的,只有你还有我母亲。”“......”耳朵好痒,还有,口水很脏的啊。‘牛郎织女,你们应该不会闲的真来实现凡人的愿望吧?’趁着把短笺挂在竹叶上的功夫,渡边彻低声询问清野凛:“清野同学,考验你一个问题,牛郎和织女是哪两颗星星?”“河鼓二和织女一,分别是天鹰座和天琴座的一颗亮星。”‘很好,牛郎织女,你们听着,我已经知道你们家门牌号,如果你们敢真的实现愿望的话,小心我晚年开着飞船炸了你们。’虽然不信迷信,但为了以防万一,渡边彻还是在心里默默祈祷。毕竟系统都有,万一真的有神灵呢?防星星之心不可无啊。在渡边彻给二十五光年和十六光年外的牛郎织女发警告函时,清野凛像蚊蚁一般的害羞声音传来。“其实,除了母亲,我和所有人的关系都不好。所以,”声音越来越小,“虽然关系普通,但在我心里,已经是第二。”“......哦,知道了。”女生这种生物真是太奸诈了。还有,真的不用这么诚实!直白地说出这种话,让听的人太害羞了!渡边彻余光偷瞄她挂上去的短笺。上面用清秀而整齐的文字写着:‘这家伙是个笨蛋吗?’不过渡边彻因此松了好大一口气。别说牛郎织女了,王母娘娘也不能让全世界的人不撒谎。自己肯定不会被榨干......吧?不过这件事,好像只要九条美姬自己想就冬季治疗牛皮癣要注意什么行?总之,防女人之心也不可无,明天开始吃补身体的食物吧。写完短笺后,九条母亲又组织了一场小型烟火大会。所有人坐在廊道上,周边是各种水果茶水,烟花放了整整十五分钟。非常漂亮。想着吹奏部暑假要集训,反正要留在东京,渡边彻决定一定要去夏祭看真正的烟火大会。“你在想什么?”坐在他身边的九条美姬,冷不防地问了一句。“夏祭。”渡边彻下意识回了一句。他侧过脸,看着九条美姬被烟花照亮的俏丽脸蛋,得意地笑着说:“不是我吹牛,我钓金鱼可是村子里排第一。”“‘不是我吹牛......’这种句式,一听就是在吹牛。”渡边彻双手撑在身体后面,仰着身体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嘴里抱怨道:“给你男朋友一点面子行不行?”“不行。”烟花下,九条美姬恶魔一般地笑吟吟拒绝。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近新帖 最近浏览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jtche.com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云南民族大学论坛 ( 琼ICP备12002442号 )

GMT+8, 2021-5-11 05:47 , Processed in 0.26551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

© 2001-2020 云南民族大学论坛校园招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